去年杭州一对老年夫妇发起“抱团养老”,招募同住老人。1年后,有人离开,有人补位——

【焦点关注】“抱团养老”1年,相聚难相处亦不简单

《工人日报》(2018-10-17 06版)本报记者 邹倜然 本报实习生 王琳琳
分享到:
    还记得国足主帅里皮在赛后就表示,他为国足队员在首轮比赛中的表现大为不满,这也让外界一直猜测到他会在季军战中大面积轮换球员上场。

去年5月,浙江杭州余杭区瓶窑镇港东村的一对老年夫妇发出一条“抱团养老”的微博,向社会招募同住的老人。一经媒体报道,超过100对老人报名,最终4对老人入住。

1年多过去了,有人搬出去,也有人住进来。如今,“抱团养老”的小别墅里一共住了13位老人。大家虽在一个城市,但彼此互不相识。经过1年的“抱团”,他们每天生活在一起,有温馨也有不愉快。

时下流行的“抱团养老”,给老人们提供了新的养老方式。这些志趣相投、生活习性相似的老人“抱团取暖”,共度晚年。

在重阳节来临之前,工人日报记者实地走访了港东村,探寻在这里“抱团”的老人们生活状况。

大多因身体不好搬离

走进别墅,记者最先见到房东。刚见面时,他就说:“叫我朱老师吧,我退休前是英语老师。”

朱老师说,“抱团养老”的概念国外早就有了,大多是几个老人合资购买或建造一幢房子,和要好的朋友住在一起。

其实,朱老师并非国内最早“吃螃蟹”的人。此前杭州有位张阿姨也想尝试“抱团养老”。她是上海人,一个人在杭州比较孤独。她当时找了3位老太太,虽说性别相同、生活方便,“但3个女人一台戏啊。”朱老师很无奈地笑了,4个老太太来自不同的地方,住在一起,空间有限,口味不同,最后不欢而散。

朱老师还特意去实地考察了一番。然而,张阿姨的失败并没有打消朱老师的信念,考察后他有了自己的想法,“我肯定能搞好‘抱团养老’!”

朱老师对自己的房子很自豪。这是一幢带有花园、菜园、防尘林的三层欧式小别墅,200多平方米。港东村的村民提起它,都说是村里最大最漂亮的房子。它是朱家的祖屋,2010年由朱老师的儿子重新改造。之前是和儿子一起住,但儿子工作繁忙住在了城里。房子里就剩下朱老师和老伴两人,空荡、冷清。当时看到张阿姨的举措,朱老师便有了同样的想法并发了条微博,由杭州当地一家媒体报道出去,最终面试选择了4对夫妇。

“‘抱团养老’是有进有出的。老人们搬出去大多是因为身体不好。”朱老师告诉记者,从开始到现在,一共有3对搬离。第一个是老人骑着自行车被电动三轮车撞伤,第二个因心脏病不便“抱团”。还有一对是医生,男的已经74岁,患有帕金森病,吃饭时因夹不了菜引得大家笑,感到很尴尬,也走了。从最开始到现在,只有金奶奶一直住在这里。

老两口每月花费不超3000元

朱老师表示,入住的老人身体要好,年龄大概在60岁~80岁。不抽烟,经济上不太计较,脾气要好一点,有修养,不说三道四。“我们毕竟不是养老院,老人们要付出自己的劳动。”

“矛盾无处不在,无时不有。没有矛盾就没有这个世界。”作为房东,朱老师觉得自己就像班主任,要把矛盾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,大家要承认自己的错误,凡事适可而止。

还有一个条件比较有趣:最好会打牌。一来是为消磨时间,二是年纪大了动动脑子,防止老年痴呆。在朱老师看来,牌品就是人品。出牌快,说明做事利索;若是犹豫不决,性格就较为优柔寡断;骂人者则素质不太好。

“抱团养老”进行到现在,很多人只是来凑热闹,放不开家里的事。朱老师觉得,杭州六七十岁的老人大多在家里帮子女带孩子,“也有些是子女不同意,觉得名气上不大好听,宁可在家里请保姆。”

关于收费,由于空调、电视、健身器材等居家用品都是朱老师置办的,因此一共收3种费用:一是房租,大的房间月租金1500元,小的房间月租金1200元。朱老师雇了3名帮工:煮饭阿姨、除草种菜的园丁以及收拾房间的钟点工。“房租费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。”二是用餐费。每天公共钱包里会放200元,每天每户轮着买菜、做早饭、洗碗、写菜单。晚上记录每人具体吃几餐,做好和第二天的衔接,月底按照吃的餐数结账。三是水电费,主要采用AA制。

“一般老两口每月的花费不会超过3000元。”朱老师补充道,菜是自产自销的,新鲜、环保、营养好,大家都胖了,晚上会在附近散散步。平常子女们也会带父母出去旅游。

重要的是互相理解和包容

朱老师带记者上到3层,见见住在这儿的老人蒋老师。他曾因“儿不管爹、爷不管孙”的言论在网上引起争议。经过二楼时,几个老太太聚在一起打麻将,朱老师叮嘱道:“你不要去拍照或采访她们,她们已经不想接受采访了。”

见到蒋老师时,他戴着一顶牛仔布的贝雷帽,头发稍长,看起来“很有范儿”。蒋老师曾是纪录片导演,现在喜欢唱歌和练声。他表示自己现在身体很好,经济独立,可以照顾自己,不用子女管。同样,子女的家、婚姻和孙辈,他也不管。甚至关于身后事,蒋老师也有了打算。

在蒋老师看来,“抱团养老”重要的就是互相理解、包容彼此的生活习惯。他举例,“像我60多岁了,有些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已经成形了。我晚上睡得很迟,早上也起得很迟。这些习惯我改不了也不想改。”

说起“抱团”的小摩擦,蒋老师以中秋节晚餐举例。当时,大家一起吃猪蹄,70多岁的张奶奶想夹猪蹄却夹不起来。金奶奶看到以为她想分成两块,表示分成两块就没人愿意吃了。但张奶奶的理解是金奶奶不让她吃,二人堵上了气。第2天下午,张奶奶和蒋老师闲聊,原来是她的膝盖不好,医生建议她多吃些肉筋。蒋老师事后向张奶奶解释做工作,最终两个老太太和解了。

“抱团养老”刚开始,陆续有媒体来报道,“大家都不大喜欢被公开。”朱老师说,每次熟人看到报道后都会联系他:“又在电视上看到你啦。”

“但是我不喜欢。”朱老师有些抱怨,“上电视有什么用呢?虽然‘抱团养老’有名气了,但这也给大家带来了不少烦恼,平静的生活老被打扰。”

朱老师表示,“抱团养老”有进有出,但大门永远敞开,有意向就可以来报名。



浙江桐乡市屠甸镇 永青乡 井岗镇 新开中路 河北镇
索县 城西大桥 南开二纬路聚英里 硬长桥村 红星乡